• 1
  • 2
  • 3
  • 4
  • 5
  • 6
  • ...
  • 422
  • 所有文章 - 最新討論的文章
    還有不到一周就要迎來我們的中國新年庚子鼠年,Soomal一年一度的年度綜述從今天開始更新。提前祝大家新春快樂,樂不思鼠。2019年音頻行業最火當屬AirPods與真無線耳機爆發,想起5年前30億收購Beats,今天你有何感想?
    CC9 Pro是一款師為長技以制為的產品,以華為為師,與華為為敵,比華為用的感光器更大型,比華為的最高解析度還要高,即便做成一款偏科手機,也一定要打造出最強拍照手機來,對于這種偏執的設計理念,我們其實很欣賞
    年末,中階級別的5G移動處理器產品已經全部上市,其中OPPO的Reno3系列包辦了高通驍龍765G和聯發科天璣1000L的上市首發。而且沒有意外的是驍龍765G配給了高階一些的Reno3 Pro,當然處理器性能離手機好不好用還很遠,而熒幕正是3999和3399之間最合適的差異體現了。
    今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選曲,尼爾松斯就顯露了他的“野心”。近幾年來,維也納愛樂樂團邀請了更多中青代的指揮家登臺演繹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古斯塔沃·杜達梅爾帶來的是一場青年人指揮棒下青澀的施特勞斯家族舞曲,而克里斯蒂安·蒂勒曼則為我們帶來了德國人一般有板有眼的維也納舞曲……
    2019年是真無線藍牙耳機產品爆發的一年,大家從當年AirPods與去掉3.5mm接口的“怨氣”變成了今天的“真香”,用得多了自然要求就高了。今天的測試主要瞄準一個用戶痛點,即通話質量,畢竟藍牙耳機不能把有線Mic放在嘴邊說話了。但它們也迎來了新的技術……
    不管是喇叭還是耳機揚聲器,其性能總是與其口徑或者體積有關。大口徑的低頻響應更好,而小口徑的高頻占優,這種物理限制似乎難以突破,即便使用動鐵揚聲器,其限制也是存在的。如何獲得高頻低頻延展都好的耳機,思路其實與喇叭分頻是一樣的,就是使用多單元的設計。多單元這幾年也逐漸變成了某種宣示檔次的代名詞
    2020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在當紅指揮家、現任波士頓交響樂團與萊比錫格萬特豪斯管弦樂團音樂總監尼爾森斯的指揮下,已經圓滿落幕。超過90個國家的4億電視觀眾欣賞了這一年一度的全球音樂盛宴,其中最令人矚目、最受追捧的樂曲無疑是約翰·施特勞斯的《藍色多瑙河》圓舞曲……
    主攝感光器尺寸規格為1/1.33英寸,最大光圈F1.69,集成四軸防抖機構,最大輸出畫素一個億,某機構手機攝像頭總分第一名,自詡“手機影像新篇章”的小米CC9 Pro的弱光表現會怎么樣?能否和弱光見長的華為Mate30 Pro一決雌雄?
    2019年底,與Reno3一起Enco品牌下的第二款耳機OPPO Enco Free發布,這款耳機大概使用BES藍牙方案,支援藍牙雙連,最低延遲120ms,最令人感興趣的事,OPPO自己設計了一個比較變態的揚聲器!
    華為引領成像晶片軍備競賽,索尼憑借i-ToF取得勝利,事件驅動型視覺傳感器出現,三星、華為和蘋果正以比以前更強的勢頭,將成像相關的晶片推向其旗艦智能手機的相機中。年底了,我們分享一些觀察意見,以補充不斷提高的DXOMARK的智能手機相機測試成績,也說明智能手機相機系統的持續進化。
    多單元的設計,不管是喇叭還是耳機,理想化的結果都是多單元能夠相互完美配合,但這種情況基本只存在于設計師的腦海或者PPT,現實總會被“相位”問題攪亂。這個問題不太好表述,我們嘗試盡量說清楚。
    小米活塞盡管音質方面表現并不是特別出眾,但精致的做工和品牌影響力讓它大獲成功,而外殼內部究竟是怎樣的結構?我們也對其進行了暴力拆解,以研究其內部聲學結構和“夾心”振膜的特點。可以看出,兩代活塞的振膜并不一樣,2015版和小米頭戴耳機振膜結構類似,只是體積和厚度都要小不少。
    真力 Genelec G系列是從8000系列書架箱演變轉向家用的一個系列,從小到大按數字命名,從1-5。我們今天測評的這款是G Two,3/4英寸高音+4英寸低音的組合,高音與低音的功率分別為50瓦,售價5000元一只。真力還為G系列準備了F系列低音炮,當然也可以組建多聲道系統。
    城市居民的寬帶網速也越來越快,選擇300M甚至千兆光纖的家庭已經不少,同時物聯網和智能家居的普及,家里需要連接WiFi的裝置數量也大幅增加,而運營商提供的光貓內置WiFi功能和“漏油”著實沒區別,對于更快和更穩定的路由器的需求增加。目前市場上最便宜的ax路由器便是這款來自TP-LINK的TL-XDR3020。
    幾乎所有的耳機用動圈揚聲器的懸掛系統,與球頂高音揚聲器的設計類似,利用折環來實現對振膜的懸掛,技術上古老成熟并無新意,所以我們沒有單獨開出一個章節來講解。直到我們拿到OPPO Enco Free 真無線藍牙耳機后,此文需要更新了。
    有人說約翰·施特勞斯家族的東西難登大雅之堂,和古典音樂并不沾邊。這些人不單施特勞斯的東西懶得多聽一回,且一有人提及施特勞斯音樂會,更會報以輕蔑之態……其實,輕視施特勞斯的創作及其相關文化副產品,比如每年元旦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就是對待歷史和藝術不能實事求是的表現……
    2020就這樣悄無聲息地來臨了,今天聽電臺說,對于跨了一年,有沒有不習慣?主持人說,寫日期的時候,她會習慣性地寫上2019。可我想了下,最近別說寫日期了,連筆都少動了。也有人說,2020年出生的人看90后,就像是90后看60后的感覺……
    電影是一門視聽綜合藝術。傳統上,對白、配樂與音效共同構成電影聽覺的三大組成部分。其中,電影配樂由于其即便脫離電影載體后仍然具有相對獨立、完整的聽覺審美、鑒賞價值以及由此帶來的廣闊市場、巨大商業價值而居于眾神之巔,獨領風騷……
    21世紀20年代已悄然來臨,在接下來10年,古典音樂將如何發展還不得而知。今天向大家介紹改變了本世紀10年代古典音樂史的9件事,或許有益于大家了解有關古典音樂的現狀和未來……
    2020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確定由拉脫維亞人安德里斯·尼爾森斯(Andris Nelsons)指揮,剛過不惑之年的他將成為歷史上第18位執棒這臺年度音樂盛會的音樂家,也是近四屆(2017-2020)以來的第三張“新面孔”……
  • 1
  • 2
  • 3
  • 4
  • 5
  • 6
  • ...
  • 422
  •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