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茲·奧斯彭的“挽歌”?才怪
阿水 于 2020.03.18 11:22:52 | 源自:澎湃新聞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樂評人們為什么那么冷靜?他們都老了吧,否則為什么聽奧茲·奧斯彭(Ozzy Osbourne)的新專輯能寫出那么老氣橫秋的評論,什么“老當益壯”“天鵝之歌”“最后的挽歌”……

奧茲缺席了去年日本的Download音樂節,憾而未見,缺席的理由也很讓人擔心:帕金森、摔跤、肺炎、脊椎問題等壞健康狀況。但他相隔十年的個人新作《Ordinary Man》完全不像出自將死之人。

《Ordinary Man》中,有幾首作品在奧茲的個人生涯里也屬上乘。明亮的音色從第一秒開始就沖出濃云,興奮點接踵而至。有時候很蠢,有時候睿智,但從不軟蛋的詞搭載他獨一無二的口音飛向耳朵。口音是開啟魔法的鑰匙,變調的尾音立即讓人聯想到工人區、貧窮、缺乏希望和對這一切的嘲弄。

這是尤受上天眷顧的奧茲·奧斯彭—不僅活過了絕大部分伙伴,而且更為罕見地在71歲時仍有好東西送給我們。

奧茲有過很多成為都市傳說的壯舉,以致很多人只記住傳說,忘了這些只是甜點。他在舞臺上啃過蝙蝠,在哥倫比亞唱片公司總裁辦公室咬掉過鸚鵡的腦袋。太壞了。他是百毒不傷的樣本,早就該死掉一千次。這樣的人竟得入老境,在今天唱出“我(死去的)朋友們都在等我”。

奧茲·奧斯彭不彈樂器也不大懂樂理,全靠天賜靈感助他頭頂“重金屬教父”的沉重冠冕前行,在1978年被開除出隊后再啟成功的個人生涯。

“黑色安息日”(Black Sabbath)是很酷的一派鼻祖,但后來他的徒子徒孫們一邊壯大,一邊逐漸在某些方面現出邪典特有的幼稚可笑。流行總是很快過時。八十年代英國記者采訪奧茲,問他這批觀眾和去年的有什么區別?他回答,女士們還是那樣,男士普遍胖了,不再是去年華麗搖滾的打扮。可見流行變化之快。

搖滾樂隊主唱的單飛生涯通常比樂隊時期黯淡,魔咒在奧茲身上沒有生效。他的音樂像希區柯克的電影,得意于精湛的技藝和做到極致的類型,靈感源源不斷。在內容層面上,它們都嗜血,冷酷,刺激,美麗,沉迷于一次次的死亡和不確定的重生。

只要人類還在追求安全范圍內的兇暴和恐懼(不要害人害己就好),喜歡被嚇唬,它們就永遠被需要。

作為一個類型的經典,奧茲·奧斯彭和時間一起變成私密的記憶。他喜歡七十年代的音樂,“因為有更多個人的東西在里面”;“八十年代的最好,九十年代(的音樂)什么都沒記住”。“終其一生/我都活在昨日”(《All My Life》)。專輯中的純真之歌,也是唯一一首嫌電吉他太喧囂,鼓太雷動的歌。

  • 《Ordinary Man》是速成的作品,創作時間不超過一周,每首歌錄兩三遍就過。合作者包括Post Malone的吉他手安德魯·沃特(Andrew Watt)、“槍炮玫瑰”的杜夫·麥卡甘(Duff McKagan,貝司)、“紅辣椒”的切德·史密斯(Chad Smith,鼓),特邀嘉賓名單上有埃爾頓·約翰(Elton John)、Slash、湯姆·莫雷羅(Tom Morello)、查理·普斯(Charlie Puth),當然還有Post Malone。

    重金屬的審美很純粹。要有好的旋律,好的riff,好的吉他solo,主唱的聲音要過耳難忘,膽大妄為,能張嘴吞下黑暗。但最終不是魔鬼。是有人性的人在歌頌光明世界之外的東西。兇猛里有極美的,甚至感傷的東西,像廢墟上的煙,壯漢身上刺了一只小貓咪。

    當審美和配方固定,鐵血的肅然壓制早期布魯斯味的自由宛轉,金屬有時也令人厭煩。還好奧茲·奧斯彭沒有變得僵硬。聽一下最后的《It’s A Raid》,從第一秒起,屋子里的所有物品隨節奏震動。他和Post Malone沉浸在放肆的狂喜,百鬼夜行,酣暢淋漓。這樣的人如果進了天堂,天上一定狂風大作,大地不得安生。

    我不打算把《Goodbye》看作他的天鵝之歌,雖然他聽上去像一次認真的告別。電吉他像救護車不詳地嘯叫,別人夢寐以求的好旋律被他的告別辭釘在十字架上。“替代我吧/在我走了之后/我走時篤信/地上的工作已全部完成。”活像一個圣徒。直到最后一刻,奧茲用口音濃重的英音問:“天堂賣茶嗎”?才知道我們都被騙了。死神不是凜然不可侵犯,摸過他黑色手套的人,現在還在唱歌給我們聽呢。

    這樣大膽,或許只是他的積習難改。年老之后,奧茲不再像年輕時頻頻挑釁死神。有一天他告訴妻子莎朗·奧斯彭:“我所有痛飲過的伙伴都死了。沒人回來告訴我說,嗨奧茲,那邊很酷,快來加入我們吧。”鑒于此,他決定在這個世界多逗留一段時間。

    《Holy For Tonight》里唱的, 應該都是真的。夜長又寂寞,已經嘗過死亡之吻,要沒有時間了。很快就會被忘掉,明天就是告別,但今晚將是神圣之夜。奧茲唱這首歌的時候,大剌剌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爬格子的貝司和女聲和聲毫不知情地出沒,但已經到了這個時代,老家伙們唱畢天鵝之歌一個個離世。誰也無法假裝聽到這首歌時無動于衷。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221.012.***.***
    221.012.***.***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0172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