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仙境:德彪西的《牧神的午后前奏曲》
雷健 于 2020.02.11 19:17:28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聽德彪西,除了鋼琴曲《月光》,必聽的還有他的《牧神的午后》(又稱《牧神的午后前奏曲》)。這首取材于法國象征主義詩人斯特芳·馬拉美同名詩的交響詩,不僅是德彪西的成名作,更被音樂史家認為是印象主義音樂的代表作。

1876年,馬拉美開始創作長詩《牧神的午后》,十一年磨礪后,馬拉美將詩歌發表。在這期間,德彪西與馬拉美及一批印象派畫家過從甚密,每逢星期二,就會聚到馬拉美的寓所交流,多是聽馬拉美發表對詩歌的見解。比馬拉美年輕二十歲的德彪西從中獲益匪淺。印象主義、象征主義的觀念自然影響到了德彪西。

  • 馬拉美《牧神的午后》發表,德彪西極為贊賞。1892年底,德彪西以馬拉美這首詩為藍本,開始創作同名交響詩,1894年下半年完成總譜。馬拉美用文字營造出的虛幻相間、朦朧迷離,充滿象征暗示的夢幻般意境,德彪西能用音樂完美呈現嗎?這一年的12月23日,《牧神的午后》在巴黎民族音樂協會音樂會上首演。演出前德彪西來到后臺,擔任指揮的古斯塔夫·多雷看出了寫在德彪西臉上的焦慮和不安。多雷對樂手們說:“今晚我們要為捍衛一樁偉大的事業而奮斗!如果你們對德彪西、對我有一些友情的話,你們要全心全意投入這場奮斗!”樂手們齊聲回答:“不用擔心,大師!我們會勝利的!”多雷事后回憶,當長笛吹出那夢幻般的旋律時,他的第六感告訴他,這首交響詩會大獲成功,因為剛剛還喧鬧不已的大廳此刻鴉雀無聲。音樂終止時,全場掌聲雷動,根本停不下來。多雷只好打破慣例,指揮樂隊將《牧神的午后》重演一次。

    馬拉美在現場聆聽了首演,他認為德彪西不但發揮了他原詩的感情,還用微妙的色彩提升了它。演出結束后,馬拉美送給德彪西一本他的詩集,扉頁上題著他即興寫的一首四行詩:

    原始氣息的森林之神,
    如果你的笛子已經制成,
    請你仔細聆聽,
    德彪西注入呼吸的光明。

    牧神,是古羅馬神話中頭長羊角,人身羊腳,專門司掌農牧之神。馬拉美詩中的牧神在一個暑熱難當的午后醒來,回憶起昨天午后的情景,喃喃自語。他在林澤之間追求仙女,夢幻閃爍,虛實相間,一切都那么朦朧隱約,恍惚迷離。仙女無處藏身,化作蘆葦隱身林澤。牧神便以蘆作笛,用蘆笛寄托情思,訴說衷情,一忽兒“在寂靜而困倦的昏暈中涼爽的清晨如欲抗拒,即被暑氣窒息,哪有什么潺潺水聲?唯有我的蘆笛把和弦灑向樹叢”,一忽兒“蘆笛誕生的前奏曲悠然響起,驚飛了一群天鵝——不!是仙女們倉惶逃奔或潛入水中……”

    德彪西將長笛化為蘆笛,使之成為整首曲子靈魂樂器,樂曲一開始就是長笛獨奏,初次呈現主題后,豎琴與圓號輕柔地加入,配上加弱音器的弦樂和弦,營造出午后牧神醒來時倦怠的神情和飄忽不定的思緒。優美柔和的旋律奠定了全曲迷離恍惚的基調,也是樂曲向前發展的基礎。

    整首樂曲從頭至尾十分悠緩,豎琴的滑音仿佛微風在林澤間拂起一串晶瑩的漣漪,弦樂的顫音猶如迎面而來的暖風,雙簧管婉轉甜美的襯句,好像仙女們在林澤間撩起的水珠。

    回憶是那么真切卻又虛幻,明明牧神抱住了兩個正在酣睡的仙女,瞬間又被甩脫。突然,“我捉住了仙后!”這突如其來的幸福也在一剎那間消失,牧神又回到躁動與寧靜、夢幻與追求的亦真亦幻的朦朧中。最后在充滿失望又滿懷希望的夢囈中,牧神發出最后嘆息:“別了,仙女們,我還會看見你們化成的影。”

    德彪西將這次高潮用雙簧管在長笛悠緩的主題中加入奏出歡快而動聽的旋律來表現,但卻轉瞬即逝。樂曲尾聲輕緩柔慢,牧神重又回到寧靜的朦朧中,夢幻迷離彌漫在林澤間。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2664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